家长成长
依恋工作坊
基础理论
成长小组
家教课堂
家长圈
加入圈子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

详细信息

难道这些孩子真的像星星一样将永远孤独地挂在天际么?


    在我这些年的工作中,有几位让我印象深刻的被诊断为自闭或自闭倾向的孩子,一直想与大家分享他们的成长经历。拖延至今是因为每每提笔,重如千金。那些过去的遗憾,与未来还没有完成的部分……好在有我们那些相遇和共同奋斗的日子,让人欣慰和振奋,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光辉岁月。


 

爸爸,我换一种方式爱您


小秋(化名)是一位高功能自闭症儿童,小时即使学走路都不会迈脚,是爸爸妈妈用手挪动他的脚一步步帮他才学会的。几年前来我这里的时候7岁,比正常孩子晚一年入学,准备进入正常小学就读,但因为学校禁止家长陪读,所以四处寻找可以帮助孩子进行团体融合的地方锻炼适应。

小秋在非比菁菁少年成长营入营前的评估中表现得犹如踩着云的天外来客,在他的眼里、心里全部只有父亲,别人都不存在。看起来他很怕父亲离开、怕父亲生气,害怕父亲不理他,他眼睛不能离开父亲,好像父亲一旦在他的眼前消失,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关于测试评估,他是完全不理会的,完全与人没有对视,好像我们不存在一样。爸爸对他完全没有必要的焦虑无可奈何,让他看题,他就带着哭腔用听不太懂、声调有些怪怪的声音哀求:“爸爸爸爸,我看我看,您别生气……”就在似看非看、似听非听及父亲的每一次督促下,甩头看一眼、回答一下,马上又把目光落在父亲身上,但却在“无意”间答对了小部分题,悄悄地迸射出星光,暴露了这孩子内在的聪慧,只是这个光太小太小,像一盏微弱的烛,微风拂过就可能熄灭。

这是我接触的第一例自闭症儿童,没有经验,但家长执着的把孩子交来,非常坚定。由于开始时不适应,连续发烧3天,但父亲依旧在第4天把孩子送过来……我及当期非比成长营的孩子们对这位特殊的伙伴有时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好……他开始与伙伴们说话了,虽然只有一句“几点了?”——他可以与同学们拉火车疯跑了——他可以分辨是非,去“敲打”“不听话”的同学头,他竟然慢慢开始说得多了、清楚些了,而且开始淘气啦!并且,当他大闹课堂,老师不得不把他带出教室陪站以后,他竟然会主动认错,并用相对复杂的语言表达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再粘着爸爸了,爸爸也终于展露了晴朗的笑脸。

成长营结束以后,爸爸反馈,小秋第一天去上英语班,竟然主动对老师说:“孙老师您好!您今天穿的裙子真漂亮啊……显得您瘦……”哈哈,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表达对老师的关心,这里有他对人的关注、赞美,有语言表达的承上启下和用词,更有对老师的不畏惧和爱,这是更高于在成长营期间的表现,不禁感叹:给孩子安全感,去掉担心和恐惧以后,孩子的心智被开启就像打开了小宇宙,会自如迁移和生发、提高,势不可挡。当然小学生活适应良好,有朋友,家长至今反馈非常好。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历经磨难的小树

      那一年暑假成长营已经开课两天了,夜晚突然接到小树(化名)妈妈的电话,说刚刚知道有非比菁菁少年成长营,她大儿子2年级,在学校被欺负,无法与同学建立正常的关系,妈妈希望我帮帮他。

 第二天小树来了,一进门看似无拘无束、无所畏惧、满不在乎的行为举止中却即刻透露了这个孩子的适应不良。很快,两天的时间,他在学校环境中的被歧视、被欺负的情况在现在的团体中重演了。20个孩子和老师、助教们全部对他感到厌烦。他身上散发着怪怪地味道,说话时满嘴大道理、唾沫飞溅,不说话时口水常常挂在嘴角,不自觉地就滴落在某处……大部分时间手指头含在嘴里——导致每个人恨不得都躲他远远地,好像恐怕这些味道、口水、头头是道的理论说教会“玷污”了自己。无论是6岁的学龄前儿童,还是初一的12岁少年,孩子们竟然无一例外地用行动“拒绝”他加入他们的小团体。逐渐地,他常常一个人孤单地在教室里转悠,或者回到他自己的帐篷里,但通常此后会发生两件事:第一,他在帐篷里唱歌、编歌谣,自娱自乐地非常开心,这时,对于他来说,他的世界是自由的、美好的;在其他人看起来,却是特别的、那些难以理解的句式、表达和内容看似“阳光开朗”的东西,却又与现实格格不入、相距甚远。第二,随着他自娱自乐升级,紧接着,会有邻居开始使劲地踢踹他的帐篷,而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自顾自地快乐着,任别人狂风骤雨般地敲打他的帐篷而毫无反应,既不害怕,也不躲藏,更不会道歉。在他的绘画中,透露着残暴、血腥、毫无情感地杀戮,一颗大树为了成为宇宙之王,吸食了所有生物的能量——包括自己孩子的能量,宇宙中一切生物都灭绝了,只留下了这颗大树独自享受着胜利的果实,它成功地占有了所有能源,成为宇宙的主宰,虽然只有这一个生物活着,但它并不感到孤独。在他的故事中充斥着各种相互残杀,结局也常常让人感到异常地震惊和恐怖,有一种让你浑身打冷颤的力量。但是,小树又常常会“赞美”别人,只是用的都是空泛的形容词,好像是一种敷衍的夸奖,难以动人。


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形成了这样的人际模式?

又是什么样的遭遇让他对人如此憎恨?

他内在感受到的世界、人是怎样的?

又是怎样的心理机制让他把所有人变成了“虐待”他的人,而远离他?

他又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小树从2岁半被诊断为自闭倾向,开始由育婴师上门提供“康复”治疗。6岁在住家附近的一所知名小学入学,2个月后老师反映他难以跟上课堂节奏,与同学关系不良,常被欺负,因此老师常常要处理因为他引起的告状问题。学校建议退学。妈妈认同了“自小就有缺陷的他”上学跟不上也是正常的,以“接纳”的开明态度寻找到知名度非常高、以现代教育标榜的一家幼儿园办的小学部,但小学认为小树需要从学前班开始,才能跟上他们的进度和文化。这样,小树被降了一年级,又回到了幼儿园学前班。可是,小树不会交往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在幼儿园还是发生了所有人都不喜欢他的情况。即使是在满口宣称“爱和自由”“鼓励”的这家园所,对于全班同学都不跟小树玩的现象,代班老师却回应家长说:“我们尊重每个孩子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小朋友们不喜欢他,我们不能逼着孩子们去跟他玩。”这种被过分夸大了的“自由”和“尊重”恰恰反应了老师对于这个孩子的偏见!这成了鼓励“持强凌弱”的理由,忽略了孩子应该学会如何去接纳、理解和包容。在半年时间里,我们不知道小树都遭受了哪些情况,总之妈妈不得不给他再寻找可以接收他的地方的时候,他已经常常在裤子里大便了!这在心理学上叫做“退行”,本该在小学1年级的他竟然在幼儿园里与比自己小1岁的孩子在一起的情况下大便失禁了!!!

已经没有退路的妈妈此时只要能找到可以接收孩子上学的学校、有地方安置就满意了,已经几乎对孩子的发展没有任何期待了。最后小树到了另一家以新式教学方式著称的某著名机构小学,虽然情况比在上一家学前班要好,逐渐小树大小便又恢复正常,但是他被欺负的命运似乎无法改变,他依然是全班被讨厌的人,所有别人不愿意做的事,别人不愿意扮演的游戏中的坏蛋都是他做,而且他没有好坏标准,当妈妈心疼地问他时,他都会回答“同学们很好,我喜欢跟他们玩。”“我愿意做坏人”。此时,对于一直体验着被排斥的小树来说,只要“带着他玩”已经是比以前好很多的状况了,哪里还有权利或者说顾不上去挑选角色了。

也就是说,“被欺负”总比“被孤立”要好。


在家里,由于小树的“自闭”问题一直困扰着爸爸妈妈,2年后,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样就有了小妹。小树被关注的越来越少,由于能力欠缺,又不会看大人的情绪行事,还没有好的卫生习惯,常常让父母头疼,大量的苦口婆心的摆道理、讲事实都不能改变,而且小树自己也会讲这些了,但他就是做不到,这更加让父母无奈,情急之下会打他,打惯了,他把“被讨厌”“被惩罚”“被关注”当成了习以为常的事,他的世界充满了暴力、无情和濒死的杀戮。他习惯了用“积极地”“阳光的”满嘴大道理的方式掩盖自己的愤怒、恐惧,也常常表扬、赞美、热爱妈妈,却又在话语间夹杂着很多他还不能理解、混沌的概念、问题,甚至是还没有反转好的怨恨和指责。所以,同学们常常感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明白他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没有他的经历的人,怎么能理解他所遭遇过的、以及他现在在掩饰和防御的是什么呢?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3周成长营的生活中,他逐渐的开始放松下来,慢慢地能够表达一些愤怒,能够尝试着说出一些自己的感受和真实的想法,而不再需要粉饰,更不必担心会遭到什么不良后果。只是,他的这些攻击性有时会伤到别人。比如,有一次我们出去吃火锅,特意安排助理照顾他,助理很负责,帮他涮肉涮菜直到他吃饱了,助理才吃。结果最后小树告诉我说:“她把好吃的东西都吃了,把不好吃的都留给我啦!”呵呵,我当时是在场的,所以都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助理受了委屈,小树的感受是移情过来的,并不是助理真的对他不好。而这样的呈现让我们更清楚他与内在客体的关系情况,并有机会去疗愈。

后来,他开始能够体会、感受到爱,学会交朋友,怎样与别人相处,怎样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又怎样理解别人和环境……内在和谐了,身上的怪味也没有了,不仅嘴角的口水不流了,不再四处喷射,就连吃饭也干净和利落了,开始越来越像一位小绅士了。


成长营结束以后,他自己参加了一个54夜的夏令营,不仅没有被欺负,还交到了朋友,这个新的成功经验让我们都很为他高兴。他自己也又增添了信心。

又参加了2个学期的周末班以后,他不仅不是班里令人讨厌的孩子,而且还获得了全班女生的喜爱,很多时候是全部女生支持他,与男生的领头人“较量”,他也用“策略”去谈判,自己不做坏人,要当好人。呵呵,他完全可以适应团体,并游刃有余,他的心智小宇宙也开始发热发光。这时,家长感到很后悔没能早求助心理成长,由于他进入的小学是非国家公立学校,规模很小,教学环境和师资条件、见识都难以与公办校相提并论,由于他所在小学学习制式与公办学校不同,所以他已经无法再转学回到体制内同其他健康孩子一样享受有规模的义务教育。以前他们以为这个孩子已经无可救药了,是妈妈心底的一点点儿不放弃的希望给了孩子重做健康儿童的机会。


如果他能在小学入学出现问题的时候不是转学,而是来求助……他可能不用降级!

如果他在入小学前参加幼小衔接成长营……可能就会减少被欺负的事!

如果他在幼儿园期间的表现能得到重视而求助……就不会出现小学的多种不适应!

如果他在2岁被诊断为自闭倾向的时候能得到心理专家对亲子互动的指导……他是否可以早一些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少受几年挫折和痛苦的折磨?早一点儿享有同别人一样的智慧、幸福和权利?

 

而现实中没有如果。虽然迟来,但毕竟还是来了。

后面感到很遗憾的是,最后,由于小树对一对一的抵触,家长没有配合咨询师坚持度过困难,而放弃了通过尝试着与咨询师建立紧密关系,而进一步修复依恋创伤的一对一咨询,这个将帮助他与人发展更进一步的关系及未来的亲密关系而建模的工作。更主要的原因是家人觉得在学校的问题解决了,就可以结束了,而忽视了心理建设的大部分目标是内在的、原始依恋的夯实,小树的外在适应、协调能力的显著提升是在内在重新整合、体验和再建构的基础上达成的,虽然他对人产生了一些信任,有一定能力去应对外部环境了,而他内在实质还需要体会和经历与一个人的紧密互动,这份宝贵的体验将去化解长期以来他对主要照顾者和权威的恐惧,一点点儿去改变他已经内化了的坏客体的感受,其实,对于治疗师来说,这也将是很艰难的过程,但这是责任。只有勇敢地面对这不堪回首的往事带来的各种伤害后遗症,细细地梳理和帮孩子理解曾经的发生,孩子才有机会把混乱的过去进行更细腻地处理,内在的进一步整合将生发出蓬勃生命的原动力,带领他去迎接未来的挑战、挫折,他的人生将更积极和和谐,建立家庭才会更有幸福美满的保障。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谢谢勇敢的妈妈,您让我“可以”


小艺来的时候310个月,多家医院分别诊断为自闭症、自闭倾向、感统失调、发育迟滞、社交回避等,但都没能给出有效的解决方法,妈妈觉得孩子是心理方面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前来求助。

第一印象小艺像2岁左右幼儿,说话吐字不清,表达不明,声调特殊,一直用哭腔发声,却听不明白他讲的是什么。非常胆怯、怕生,死死地靠在妈妈怀里,手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衣服,不进屋,进屋了也一动不动。常常抱着一个布积木玩具。在幼儿园小班就读,除了吃喝上厕所外,常常是木僵(一动不动)状态应对上课、活动、游戏时间等。没有一切探索行为。


经过每周2次的亲子互动指导,以下是家长的反馈:



在非比老师这儿进行了20次的一对一指导,前3次孩子在这里还是很拘谨,除了玩小鹿外,别的都不敢去尝试,这3次的互动里老师也指导了我们,但自己不甚理解,后来有幸参加了为期5天的依恋工作坊,自己一下子就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是非比老师帮我打开了一扇窗。经过20次的一对一和在非比老师这学到的东西(觉察自己的情绪、关注孩子、适时随因沟通、遵从自己的内心、正确的旁白、大人不要凡事“抢先”而应留给孩子一定空间等等)运用到平时的互动中,孩子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主要有以下几点:

 

1)  语言表达欲望和语言表达能力增强。现在很喜欢模仿大人说话,无论大人说什么,都喜欢跟着学说,这是最大的进步; 以前一天也听不到几句话,现在在家总能听到他的欢声笑语,虽然离互动式的语言沟通还有距离,但表达的欲望和仿说是发展出良好语言沟通能力的前提和关键一环。


2)  安全感、胆量比以前有所增强。有了开始尝试探索的举动。无论是在非比老师这,还是外出带到别的陌生地方,以前那种极度恐惧减轻了,虽然也还是害怕,但慢慢告诉他引导他的话,基本在陌生环境不怎么哭了,不是那么极力抗拒了,有时害怕的话也能用语言表达出来,会说“我怕”,而不是以前的只是用哭来表达。


3)  自我发展。最近最喜欢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着妈妈跑跳玩;特喜欢用“我想...”造句,爬山时会说“我想自己爬”,还有“我想出门”、“我想骑车”等等。


4)  体能增强。由于加强了锻炼,最近蹦跳能力和平衡性增强,这对其自信心的建立有帮助,当他发现自己能把滑板车骑得很好时,发自内心的开心!(非比注:自信是从成功的实践经验中建立的)


5)  社会性。这块的进步目前还不明显,跟小朋友之间交往还处于有些想玩但不敢玩或不会玩的阶段,喜欢上去摸一下人家,认识的小朋友高兴了能过去拥抱下。一来近期我们更多的是在做父母与孩子的互动、良好依恋的建立,社会性方面关注引导不够,也期望能在社会性方面得到老师的指导。(非比注:没有良好依恋关系的铺垫,是无法跳跃发展社会性的)

 

    以上几点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成长,自己虽看过不少育儿书籍,但学到的都是“招数”,在与孩子互动中反倒把自己陷进去了,如今找到了“根”的部分,认识和理解也系统些了。明白了自己的强势、忙碌着所谓的“事业”、过度关注孩子的吃喝穿、纠结于家务等等都对孩子的发展造成阻碍。不再纠结过去,而是接纳自己、接纳孩子,从当下做起,让自己和孩子变得更好!希望自己和孩子在非比老师这继续成长!

 

 儿童的成长性咨询象一眼不干涸的源泉,只要你继续努力,总会有汩汩甘露报答我们的努力,安慰妈妈的辛劳,也滋润着所有人的心灵。小艺的咨询近百次了,还在继续,他现在在幼儿园可以跟做活动、上课,可以与小朋友有互动,大部分时候可以分出你、我,语言更加丰富,行为更加自由和具有探索性,也会求助,只是这种求助依然散发的是回避型依恋的味道,不信任、自己做,目前我们正尝试从父母互动的改变上帮助他从回避型依恋解决问题的模式中脱离出来,这将是他信任别人、建立合作的基础,在未来,看到他人的资源而会利用,合作共赢是需要从小打下基础的。我不厌其烦地体会着他同一句语言背后的不同含义,体验着他从小至今面临的困惑和伤害,从他的行动中去寻找他要表达的、告诉我的含义,昨天,我惊讶于他与我完全共频的身体节律……这需要我具有多么大的为人师表、内外一致的自律来担负一个孩子的期待?

我清晰地观察着、领悟着一个孩子的认知能力、情绪发展在心理调节作用下的巨大变化,感叹着虽然小艺暂时比同龄人慢了,但在不久的将来,他或许会更加优秀,谁知道呢?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另,关于回避型依恋。参加某企业家学习,听闻某位企业家自己完成了从育种、植树、结果、采摘、榨油、销售等一条产业链的宏伟工程。不仅感叹,产业间的纵向联合、优势互补、深挖突出某一环节的特色也是一种战略选择。这些可能没有对错,只能让最后的市场决定成败。而我好奇的是心理状态,于是悄悄问他:你跟你妈关系是不是不好?答是。


要对星星孩子的家长说的话还有很多……发展中的儿童尚无定论,不放弃、首先勇敢面对自己,其次理性面对问题,可能有希望、有未来,不做怎么知道呢?



 

非比儿童心理  新店落成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信任、支持

名师、优惠课程庆典即将揭幕

近期关注   别错过哦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地址:北京民族园路2号 唐人街购物中心二楼 
电话:1561171725215910720957,13801206179   
网址:www.xinlichengzhang.com 心理成长
 
自闭、自闭倾向、精神发育迟滞的儿童福音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