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圈
依恋工作坊
基础理论
成长小组
家教课堂
家长圈
加入圈子

易术心理剧治愈我的内在小孩

【】

易术心理剧治疗的过程,不只是教我们的方法和感受所有情绪,而是让我们如何去发挥身心的能量,好让自己重新取回生命能量,尤其是在创伤后负向制约中流失的能量,重建力量和自信、信任感和自尊。疗愈的过程犹如展开冒险一般,因冒险过程就是挑战自我的恐惧,同时不被失败和无助感击垮的过程。

详细信息
       3月4日,深夜2点到3点,我和我的内在小孩有了一次亲密接触,在20多位“裸奔”的同学陪伴和支持下,接纳和慈悲的爱疗愈着我的内在小孩。
       3月2日,匆忙赶去上课,本该是3月1日就该来,这次极其被动的来上课,现在想来还是很意义,也许是意识与潜意识的抗拒,也许是陪伴我这么多年的小孩即将走出来的不情愿……,来到教室我坐在角落里。暖身一天,第二天做个案,在个案即将结束时,主角训练人际互动的过程中,勾出了我的内在纠结。(接下来个案过程的粗略记录些,详细部分可以分享给业内的同行们,自3月2日到3月10日,整个感受和躯体反应都有记录。)
        自3月2日上午勾出我的纠结后,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再也上不了课,整个人浊气和心气上浮,胸闷且内心堵得慌,坐在教室里神情恍惚,晚上个案审视的过程中,本想分享自己对个案的想法,结果是一开口说话就心跳加快,声音嘶哑变调(看到我现实中的人际模式)。两天学习过程中,常常是在自己的情感和情绪世界里,当疗愈的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就会闭上眼睛,观察着自己的呼吸,感受身体的各个感官,觉察着自己的思维模式,感受着自己的情绪流动。另外,在课堂上,老把注意力关注在被投射的同学身上。这两天,唯有在每个当下的静心是我唯一与存在联结的通道,渐进中慢慢释放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在当下能常态和正常。撑了两天,突然对自己说,必须要处理下。
        做个案的当天下午放学比较晚,7点多才下课,因高级班设置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81岁的老师也很亢奋,尔东老师成了大家攻击的对象,老师也在有意无意的指责尔东,在那个当下,我坐在尔东边上,很强的感受到尔东那一刻愤怒和不舒服。
       7:30左右是班级里一位同学的讲座,主题是“自我关爱”的萨提亚家庭治疗的讲座。两小时的讲座,我一直愤恨的看着他,就是他勾出了我的纠结,投射出我早年的被压抑的情绪,他在台上讲课,我坐在下面就一直很敌意的看着他挑衅他,投射出早年的对我爸爸和哥哥情感和情绪,曾经爸爸做我老师时候的样子再现。记得做完我的个案深夜3点左右,和杨同学在一起交流时,我主动向他道歉,因今天在你的讲座过程中,我给你带来很多负面情绪和负能量,他回应说,“整个讲座过程感觉非常压抑不舒服,几次感觉没有语言表达出来,有被卡的感觉,感觉这个场很奇怪,喉咙里有两个声音……”。我的负能量真是不小哈。
       10:00左右,和尔东在场里的碰撞,给我的帮助非常大,在决定有两个个案谁先做的过程中,有了分歧,在碰撞的过程中,看到了小时候的我,被哥哥姐姐严重压抑后的顺从和害怕,看到我在现实生活中恐惧权威。(在此非常感谢我的武汉同学,她去上海学习后专门来苏州看我,机缘巧合,她的到来让我的内在小孩在那当下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了。她全程陪伴和支持,在这几年里她也是我的督导老师,帮助非常大,让我在那一瞬间,挑战了权威,发泄了愤怒,声嘶力竭地指责尔东你抛弃我……和尔东会心时,彼此都看到了自己的人际模式和童年创伤,也看到了彼此都想摆脱以往的策略模式。当情宣泄殆尽后,我开始又一次坐在场里自我探索,梳理我接下来心理剧上需要呈现的东西……。
      在我的生命中重要事件探索过程中,我感受到或多或少都是跟恐惧有关联的感受。如害怕失去,这几年很强烈害怕失去亲人;如怕被处罚和批评,和重要亲人在一起非常害怕被批评被指责;如怕孤单和被遗弃,尤其是夫妻之间,以往的日子里因先生不陪伴我而导致争吵实在太多,这些都源自早年的过渡保护,没有断奶仪式产生的严重后果;如怕求生存,躯体一旦出现些情况,内心就非常多的联想和担心;如怕被羞辱,记得高级一班课堂上,和很久未见的东北一同学打招呼,打招呼过程中,没有我预期期待的温暖和舒服,就马上勾起了我的羞辱感,接下来的课堂里,见着她就很冷漠;如患得患失,如怕当面质问和生气;或是怕失去控制,也就是控制欲很强,尤其是对待儿子和老公。感受到我现实生活中如此问题后,我开始探索我的早年,在我的记忆中的生命故事开始一件一件呈现。因我的到来,剥夺了哥哥和二姐的爱,为爱争宠的历程拉开了序幕。那时我的身体又非常不好,爸妈的爱和注意力就大部分关注在我这里。
      揭露了自己童年和幼年时期的伤痛经验时,我不是要去责备我的哥哥姐姐,而是单纯地分享我的受伤经验。
      深夜3点后回到宾馆,亢奋且混乱着,一曲《今天》歌曲陪伴着我浅浅的入眠,歌词修改了,再次唱着还是很惬意。
走过岁月我才发现心里多不美好,
快乐和失落都有一些错觉。
心海有多广心路有多深,
局中人才了解。
生命开始情不情愿总要过完一生,
交出一片真心不怕被人误解。
谁没受过伤谁没流过泪,
不必躲在黑暗里自苦又自怜。
我不断失望不断希望,
把自己内心真实与你们分享。
如今站在心理剧的舞台上,
如果要想过得好,就该把心结慈悲接纳着。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心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前途漫漫任我闯幸亏还有你们在身旁……
       3月4日,晚上,在宾馆里,在我的武汉同学再次帮助下,用OH牌梳理,澄清了一些东西后,让我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现实生活中人际模式和情感需求。 
  五组牌的最后一组,给我极大正能量。
易术心理剧治愈我的内在小孩
       下面的同学都是那晚一直陪伴和支持我的同学,为了加深我那次治疗的深度,瞬间拍下的照片,略
       3月6日,上午开车回来,在苏虞张路上,感觉人很恍惚,不小心车速就加到130公里,几次暗示自己慢点开,回家后,吃点稀饭就开始睡觉,一觉醒来4:40左右,晚上和老公在杨舍老街吃了晚饭,吃完晚饭后,去趟超市,居然买了这个圆圈炒米,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带我去赶集,就是买这个给我吃的,呵呵,退行了。老公在边上很惊讶说,怎么买这个呀……我呵呵一笑(因为他不懂)。
易术心理剧治愈我的内在小孩
     易术心理剧治疗的过程,不只是教我们的方法和感受所有情绪,而是让我们如何去发挥身心的能量,好让自己重新取回生命能量,尤其是在创伤后负向制约中流失的能量,重建力量和自信、信任感和自尊。疗愈的过程犹如展开冒险一般,因冒险过程就是挑战自我的恐惧,同时不被失败和无助感击垮的过程。
(转自易术心理剧导演班学员)
在线留言